七月份會務報導 2019/7/20「實驗教育的公共性」座談會

七月份會務報導 2019/7/20「實驗教育的公共性」座談會 一場長達四小時跨領域、跨學界與實務實踐的『實驗教育的公共性』探討,感謝各界用心於連續兩階段的夏日午后帶來滿滿的深度與濃度! 七月暑期的週末午后,由台灣另類暨實驗教育學會邀集長期關心實驗教育的學者們,從教育哲學、教育法學、社會學、經濟學等學理角度來共思『公共性』的核心內涵。從張清溪教授的經濟學與周志宏教授的法學對話中可歸結出:教育中的『自主性』與『公共性』是共生共存的理念價值,又因教育本身即為一種高度的公共事務,具有極大的『外部效益』,國家應有一定程度的支持與資源投入,同時雖然帶來公權力介入的適法性監督,但必須保障教育內涵的自主性與多元性,實驗教育更是如此。馮朝霖教授更前瞻地指出:『在教育上必須保障其自主性,真正的公共性才得以實現!』;而回到教育事務特有的『公共性』,必須同時伴隨著主體化、人性化、民主化,真正民主自由的『公共性』方能體現,這也是實驗教育內涵本身長期走出的對話性的『公民社會』文化與理想。 詹志禹教授更具體歸納了八點『教育公共性』的指標,可供各種不同型態的實驗教育為自己辦學的公共性提出檢視的參照: 1、收費額度合理(且用於學生身上); 2、經費收支公開透明; 3、招生不具選擇性; 4、包容特殊需求及弱勢生; 5、教育理念與課程設計可供大眾檢視; 6、教室開放與教學過程可供大眾檢視; 7、親師生等利害關係人,能透過民主機制,參與該教育組織的決策與經營; 8、教育目的及學習效果,有利社會責任、公共利益與公民素養。 接著登場的是由各型態實驗教育實踐者回顧自身辦學一路走來的『公共性』,並點出當前面臨的問題需求與未來期許,很特別是過去各『實驗教育』走出的『外部效益』:(這與曉華於前一天跟黃武雄老師電話訪談結果一致) 1、對學習者本身:實驗教育讓孩子們能有全人發展的環境,保有對世界的好奇與生命熱忱,邁向真正的內在自由與自我實現; 2、對社會的公共性:即實驗教育過程的民主性與公共性,其在教育過程中真實體現了『對話性』、『參與性』的公共治理氛圍與民主溝通,帶著親師生走入真實社會(如關心農業、環境、社區、地方創生、全球公民議題),參與社會不斷改造的理想! 3、用教育翻轉學習弱勢的公共性:而很特別的是,這一天幾乎所有實驗教育實務分享者都提出過去弱勢學生所佔其整體比例,其更具意義的外部效益是,過去許多實驗教育接收不少從體制內種種原因拒學、從學習中逃走的學生,最後重拾其學習熱情,找回自己,也是為國家實踐了『有教無類』的教育理想啊! 在『公共性』的現況問題與未來期許方面,許多實驗教育點出了幾個長期困境: 1、各縣市『公共性』資源上分配不均或整體資源不足的問題,特別是經費、空間應重新盤點檢視,打開真正具公共性的多元教育理想。 2、十二年國教的理想『共好』之文化,希望能被各縣市行政及學校體系看到,對實驗教育持著友善的態度,而不是落入擔心資源與招生上瓜分現有公立學校資源的『競爭』思維,需有教育上的遠見-當實驗教育與一般教育有更多資源共享的空間,相信交流能帶來良性競爭,促發我們整體教育的正向轉化。 3、最後,各縣市實驗教育的行政者承辦人員,需要更理解實驗教育的自主性與公共性之相生與需要被尊重及維護,…此提供了本學會未來努力的方向。本學會會再努力為『公共性』論述的深耕致力! 當然,實驗教育三法通過後新長出的實驗教育如雨後春筍,實驗教育長期走來的『公共性』也需要被檢視與維護,以消極性防弊而言,馮朝霖老師提出了幾個向度:反神秘性、反階層性、反營利性、反工具性、反獨裁性。任何一種實驗教育都需把持具真正『公共性』的實驗教育理想! 最後我以馮朝霖老師的話做為今日許多實驗教育學者及實務界共聚一堂的詮釋與未來期許: 『教育應該不一樣! 教育可以不一樣! 教育真的不一樣!』~(馮朝霖,2019) 期許我們一起繼續走著美好的教育,路途雖然艱辛,但我們一路望見:『教育是以生命感動生命!』

6e413d796e89c258d30787a8131719f9.jpg